东方快车谋杀案有声

一是音乐胎教。虽然我家的音箱功放也算是个名牌产品,有这么点效果,但八戒她就是听不了那些所谓高雅的东东。什么帕个你你,什么得我下课,拔河贝多芬,还有我从德国带回来的歌剧插话女,一概是听也不要听。一放她就说吵的慌,胸闷难受。而我喜欢的粤语老cd们,也不是八戒爱好的。虽然如此,但八戒也有她自己独特的传统,她总喜欢唱歌,在家里到处唱歌,随时唱歌。唱她喜欢的那些老歌,民歌和自编的歌。我在这里写作的时候,只要听到客厅里她唱起“我们像小鸟儿一样,来到花园里,飞到草丛中。”,就知道她要来视察工作了。...[ 查看全文 ]